股票开户网

证券时报网【扩大“中间群体”呼声频出 打造中国消费“稳定器”】2018-09-26

发布时间:2018-09-28 17:42   来源:网络 点击 :

(原标题:扩大“中间群体”呼声频出 打造中国消费“稳定器”)

如何促进消费快速增长?

近期国家发改委召开了促进“中间群体”增收专题座谈会,随后《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发布,都明确提出: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这一提法背后,有对中国经济实际状况的“把脉”。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今年前8个月,居民社会消费品一些领域出现了增速放慢的情况。比如家电、汽车、服装、餐饮、粮油、住房装修等。其中,今年1-8月汽车类零售额增速只有1.3%,文化办公用品类零售额增速只有5.8%,去掉物价涨幅后,实际增速更低。

上海财经大学城乡消费与人口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汪伟指出,一些居民日常生活性消费放慢,升级型消费增速也在降低,主要原因之一是房价对消费有“挤出”效应。

“老百姓升级型消费受高房价挤压,大量收入都用于还房贷。而富裕人群掌握了大量的财富,但是其边际消费倾向是很低的。下一步还是要促进经济增长,增加居民收入,同时通过税收等改革,能更好地促进中等收入群体增收。”汪伟说。

将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关于“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发声,近期不绝于耳。

近日,国家发改委收入司召开了促进“中间群体”增收专题座谈会提出,要促进“中间群体”增收,进而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提出,要完善有利于提高居民消费能力的收入分配制度,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什么是中等收入群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中等收入群体,按照不同的标准结论不同。而中产群体的测量办法不仅包括收入,还包含了职业、受教育程度等,是一个更为综合的阶层概念。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22408元,比上年名义增长7.3%。按全国居民五等份收入分组(人数各占20%),低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5958元,中等偏下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13843元,中等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22495元,中等偏上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34547元,高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64934元。

不过,即使是划入高收入户,也仅相当于月均可支配收入略微超过5000元。2017年,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3485元。按此划分标准看,农民工群体人均收入就已达到中等偏上收入组。

9月20日《人民日报》第7版刊登了北京师范大学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实撰写的文章《努力提高中等收入群体比例》,其中提出,城镇中的农民工,他们的数量已占到城镇就业人员的1/3左右,最有潜力进入中等收入群体。

但是,很多中等收入群体可能因为一场大病就要进入低收入群体。尤其是农民工在城市大多不愿意交纳城市社保,这使得其因病或者意外跌入低收入群体的可能性较大。

那么,如何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尤其是让更多的农民进入中等收入群体呢?

中国社科院农村所研究员李国祥指出,农民工不愿意缴纳城市社保是因为工作不稳定,同时可能使得拿到手的收入降低。“未来要增加农民工收入,需要同时进行城乡社保的统筹改革。”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朱迪指出,从已有的经验研究成果看,影响农民工收入水平的最主要因素是农民工的人力资本,也就是其受教育水平和职业技能。“要完善职业教育和技术培训体系,实施大规模的职业培训计划,采取各种激励措施,鼓励农民工通过提高生产技能增加收入。”

解决消费放慢问题

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有利于促进消费快速增长,保持经济的活力。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8年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1542亿元,同比名义增长9.0%,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6%,低于上半年6.8%的经济增速。从今年1-8月的数据来看,部分消费领域出现了增速放慢的情况。

上述国家发改委促进“中间群体”增收专题座谈会上,参会专家一致认为,促进“中间群体”增收是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重要途径,是应对复杂多变的国内外形势、有效扩大内需、稳定社会预期和信心的迫切需要。

而扩大中等收入群体,需要加快提升中低收入人群的整体收入。

在发改委的座谈会上,专家们认为可区分当前和长远,突出减轻企业负担、农民工市民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重点群体收入分配激励等重点政策举措。

汪伟指出,中国目前人均GDP(地区生产总值)在9000美元左右,现在要解决的是收入分配中两极分化问题,要尽快使大学生和农民工成为中等收入群体。

汪伟认为,一些高收入群体在税赋上通过一些收入转移手段避税,而中等收入群体则承担了更多的税负。“下一步还是要加快改革,要在经济增长的同时,让居民工资水平涨上去。目前国家推动税收改革,在一些领域加快减免,可能有助于中等收入群体收入增长。”

朱迪指出,我国的劳动报酬增长相对缓慢,因而低收入、中等收入同高收入家庭之间的收入差距较大。“其他原因还有收入分配向资源性和垄断性行业倾斜,使得这些行业的从业人员收入过高。”

此外,需要关注买房和租房对中等收入群体的消费挤压。此前,国家统计局有测算认为,根据世界银行的中等收入标准(年收入2.5万~25万元人民币)测算,中国中等收入群体有3亿。不过,在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月收入1万元左右,去掉个税、社保实得收入大约在7000元左右,再扣去每月2000-3000元的房租支出,以及每月吃穿行的开支,这个收入水平甚至有可能出现“月光”。因此,如何为中等收入群体减轻社保、个税、房租负担也显得非常迫切。


收入,群体,农民工
扩大“中间群体”呼声频出 打造中国消费“稳定器”2018-09-26证券时报网
猜你喜欢